你有蹺課的義務

標準

轉自《商業週刊》
www.businessweekly.com.tw

首頁/專欄部落格/哈佛之後的人生/你有蹺課的義務

撰文者:Joey Chung (鍾子偉)

——————————————————————————–

幾週前,我受邀到台灣一所大學對學生演講。主要的聽眾是大三、大四學生,學校希望我的主題是生涯規劃、為畢業的生活做準備,以及對於年輕學生的整體建議。

在演講前幾分鐘,我被要求跟幾位教授在教職員休息室碰面,看一下我主要的論點會聚焦在哪邊,還有看看他們是否有任何最後建議。在快速聽完我的摘要後,一位大概50幾歲的教授舉手問我:

「哈佛會點名嗎?你的成績是否會因為你沒去上課而受到影響?」

我想了幾秒鐘。

「會。當我在哈佛商學院時,學校對於出席上課非常重視,沒去上課對成績會有非常嚴重的影響。」

他幾乎是得意的笑著說,「我就知道。我之前就在某個地方有讀過這件事。在你的演講中,你可否用哈佛當做例子,並特別強調好學生不應該蹺課這個事實?我很多學生蹺課這件事情一直讓我很頭痛。為什麼你們這個世代的學生如此不負責任和沒有禮貌?」

等等…什麼?

這就是你要我強調的重點?盲目的對所有學生說教說他們無論如何不應該蹺課?也不討論或是問一下他們會什麼蹺課?他蹺課時在做什麼?不跟學生聊一下根本原因?什麼都沒有?

以我個人來說,我認為有些大學在每堂課上都點名這件事,不但過時、不切實際、不必要,而且還是世界上最不合邏輯、不合理的商業模式。
這樣想想看。

對這世界上幾乎所有的生意和產品來說,規則很簡單。你提供一個產品,而如果我喜歡你的產品,且對我來說有價值,那我就會買。如果它非常好,品質提高後,客戶口耳相傳,越來越多人排隊搶購,你的獲利和品牌商譽也會跟著提昇。那些提供不好的產品、沒有創造價值,客戶不滿意的企業生意自然會變差,最終有一天他們會被趕出這個產業。

這是現代社會一個無需辯駁的規則,市場會賞賜更多資源給那些表現較好的廠商,同時自然強迫那些表現不好的人離開,讓他們無法繼續浪費珍貴的時間、人力和資源。

那要求學生不論如何都要上課,不准有疑問這件事,不就跟我們應該要教給學生真實世界運作方式完全相反嗎?基本上這是說:

我不管我的產品是好或壞,你都要向我購買,而且是每週都要跟我買。不管我的服務是否有提供價值或完全就是在浪費你的時間,這根本不需討論。如果你對我的產品不滿意,你不但不能拒買,你也不能退換瑕疵品,或是因為不好的服務或是糟糕的品質而告我。
我們到底在提供學生什麼樣的教育啊?

不要質疑權威,不要抱怨,不准說不,不准提評論,那是不尊重的。接受你要待在課堂上這個事實,沒有關於教學方法、老師能力或是他是否適合教書的討論。但要微笑、有禮、滿足。

每個花上四年念大學或有修過這種老師課的人都知道,如果學生不來上課,教授似乎會認為這是針對他個人,而很少去思考或許這是因為他的態度或教學方法也該負點責任。

這方法對於教小學四年級的學生大概還行得通,但這套過時、沒邏輯的心態是我們應該放在高等教育中強調的嗎?尤其在現在這個彈性和創造力日漸重要的世界?

事實上,這套非常簡單「不要問、不要質疑、乖乖接受並且無條件來上課,不然我會用低分來處罰你」的想法,完全跟真正教育該要有的樣貌對立,而且這對教育未來的年輕人、商務人士,和訓練出要在競爭激烈的全球環境中的未來領袖一點幫助都沒有。

更進一步,如果我在面試我公司職員遇到一位大學生快樂地說,他們在大學從來沒有翹過一堂課、從沒遲到、總是把教授寫的每句話都抄下來的話,我可能還會懷疑這個人的自我判斷能力,成熟度,和獨立解決問題的能力。

幾個月台大校長在演講中講了段話,引發了很大的爭議。他說有時候蹺課是ok的,或甚至不應該不允許學生蹺課。這演講立刻引起了學生家長、媒體和老師團體的激烈抱怨,說這是不負責任的教學例子。

我個人是完全認同他說的話。我們不是在說要蹺課睡到中午(雖然有時候我認為這在大學也是很重要)或是蹺課浪費時間在MSN聊天或線上遊戲。

如果,作為一個學生,你是被強迫修這門課,或著在時間上無法安排別的更好的選擇,但你很確定對這個課程完全沒興趣,或是教授的教材或方法對你未來的生涯規劃完全沒有任何價值,那蹺課去做別的更重要的事情絕對沒有錯,只要你能夠及格,拿到足夠的學分過這學期就好。去旁聽別的課、去實習、去聽演講或是座談,而只要你覺得這對你的人生會更有啟發,去上跳舞課也很好。

學著什麼時候開始說不,尤其是那些由別人而非你自己做的決定,是開始掌握人生並為自己負責的第一步。

哈佛商學院是一個非常不一樣的情況。那邊的教授技術上並沒有「點名」。但我們整學期的分數有50%到70%是依照我們在課堂上發表分析評論,以及這些評論有沒有系統、經過深思熟慮而定。學生幾乎從不蹺課,因為你不出席的話,你就讓自己少了拿分的機會。因為課堂上激烈的競爭,如果翹幾次課,學生很容易就會覺得自己好像有被當掉的危機。

但如果你真的想用哈佛當例子,它也有反例。我在第一年的時候,有個教的不是很好的財務學教授。她上課很沒系統,令人很難理解,在學期末時,我許多同學給她都類似下面的評語,有些人甚至公然在教師調查表後面簽名,即便這是匿名的調查。

「你是一個很糟糕、沒系統、令人困惑的教授。依據哈佛的標準,你學生的期待和我們付的昂貴學費來看,你在每個地方都不及格,你應該要考慮換職業,教書不適合你。」

如果教授要求學生毫無疑問的來上課,那他們也應該要有勇氣接受有時候他們教學出毛病時學生給的批評不是嗎?我很懷疑在台灣或亞洲有多少教授能夠接受這種「不尊重的批評」。

我了解以一個亞洲人的心態來說,這聽來刺耳,但就是像真實世界一樣,在你要求顧客忠誠之前,你必須要先保證產品和服務品質,而尊重不是要求來的,而是掙來的。而且有時候,蹺課也是一種表達方式,告訴學校需要改進並提升他們的教學品質,而對於某些人來說,或許他們真的不適合教年輕世代,應該被淘汰。這適用於所有其他的產業,為什麼學術界可以置身其外?

場景回到教職員休息室,我微笑看著提這個問題的教授,但忍著不說話。我很抱歉,但我真心的認為我無法跟學生說他們必須要去上每一堂課,不要質疑權威和保證不要蹺課,只因為他們應該要當一個「好學生」。

事實上,我的建議是:

如果你沒有學到東西,如果你教授上課上的很爛,把時間關在教室裡面不如跑到外面去學對你未來人生更有價值的東西的話,那你不但應該要蹺課,有時候你對自己有義務要蹺課。

我想了幾分鐘,我想我將會在演講中讓這位教授失望了。

坦白說,其實我還蠻期待的。

——————————————————————————–

作者簡介_Joey

出生於台灣,在美國長大。12歲回到台灣,20歲出版第一本書,23歲於瑞士銀行證券研究部門工作,24歲進入哈佛商學院,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台灣人。25歲在紐約Ralph Lauren實習,26歲畢業。現年28歲,是中國三麗鷗總經理和台灣模擬聯合國推展協會創會理事長,時常旅行於香港、台北、東京和美國之間,閒暇時刻喜歡寫作、運動和玩帆船。最新著作《人生不是只有步驟一二三:一個年輕外商總經理的職涯經驗談》甫於二月一日出版。

About these ad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